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系统的提示令艾希久久驻足,心跳加速,对于【对抗舌癌】的任务,她又多了一分信心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希希?”连玉燕见女儿忽的停顿下来,面色也不好的样子,急忙问,“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了?”

    撞见母亲和方瑾超担忧的表情,艾希这才回过神来,摇摇头,“没事,就是长途飞机有些累,走吧。”

    她随便找了个借口,虽然她现在很想进系统查看,所谓的“空间限制已解禁”到底解禁了多少,但机场显然不是一个很好的地点。

    都已经到法国了,也不急于一时。

    虽然时隔不到一年,但法国的街头却依然那样熟悉,艾希看得心往下沉了沉。

    饶是艾希对法国很熟悉,她也没对方瑾超的安排提出任何异议,就算会绕路,会遇到交通堵塞,她都缄口不言。

    艾希表现得像是第一次抵达法国的游客,她的目光一直落在外面的欧式建筑上,只是脸上的表情没什么变化。

    连玉燕见女儿目光一直落在车窗外,笑着道:“巴黎的风景还不错吧,希希,我说过你真到了这边,说不定就不想回国了呢。”

    艾希面色微微一顿,侧头看了母亲一眼,她笑得是那样温柔,两辈子最温柔的一次。

    她回之一笑,答:“风景是不错,但哪里比得上我大中华,光是美食这一样,就足以让我回去了!”

    这种时候,女儿都还是一想想着美食,连玉燕才真的认同,她确实是在认真实践自己梦想的。

    她抱住女儿,说:“希希,你会好起来的,妈妈不会再阻拦你了。但是,你千万千万不要放弃,好吗?”

    连玉燕想到前几天的艾希,还是十分后怕,人总是这样,只有在生死一刻才能看破,有些事也不必那样执着。

    她确实没必要一定不让女儿做主厨,世恒酒楼改革之后,自己一直有在关注,艾希真的做得很好。

    几个人一路无话,一个小时之后抵达了医生威尔斯所在的医院,方瑾超已经提前同他联系过,艾希过去之后就接受了检查。

    她的运气很不好,在这家医院诊断出来的结果,比国内还要糟糕——舌癌第四阶段。

    威尔斯告诉她,就算切掉四分之三的舌头,也仍然有百分之五十以上的死亡率。

    并且,听说了她之前的工作时间安排之后,威尔斯并不像其他医生那样告诉她不要放弃,而是严厉地批评了她。他认为艾希仗着自己年轻,就肆无忌惮地消耗自己的身体,最终拖垮自己也是活该。

    艾希脸色卡白,却并不是因为医生的严词批评,而是即便她出国了也还是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但她知道,无论怎样,终究都是自己的宿命。

    于是,艾希只是对着威尔斯说:“既然切了舌头也是死,不如不切吧,保守化疗,总要搏一搏不是吗?”

    她的这个反应反而令威尔斯另眼相看,因为这样的小姑娘,在身患绝症之后,还被自己骂,哭鼻子都是好的了。没想到,她居然平静接受了后果,并且云淡风轻地选择保守治疗。

    威尔斯对着方瑾超微微一笑,说:“这位朋友的确很特别,我这儿有一个比普通化疗管用的方案,是笛卡尔大学医学院提出来的,你要试试吗?”

    艾希眼睛一亮,不假思索地答:“当然要试!”

    威尔斯挑眉,“你不问有什么副作用吗?”

    艾希:“比起死,副作用还重要吗?”

    闻言,威尔斯才开始解释这个方案,“这是巴黎第五大学那边针对舌癌的新方法,还没有人真正试验过,你或许是第一例。所有的化疗都有副作用,这个也不例外,但因为没有人试过,所以它的副作用是——未知。”

    换句话说,艾希就是这个方案的“小白鼠”,未知的副作用,就是所有的副作用都是有可能的。

    但是,她现在已经失去了味觉,最重要的都没了,那还有什么好害怕的?!

    最后,艾希在方案上签了字,在医院办理了入院手续。

    当然她没有放弃要回国的打算,当她和威尔斯协商一周化疗的次数,安排回国做主厨的时间时,威尔斯一点都不保留地骂她疯子。但最后却为她想出了一个合理的时间,4天在医院,1天飞行,2天餐厅营业。如此循环,直到癌细胞被根除。

    当晚,艾希在半夜母亲已经睡下,方瑾超也离开的时候,闭眼冥想进入了系统空间。

    时隔一周,她终于又能够重新进入这片神秘的空间,里面的墨色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很浅的蓝。

    前方的面板显示一个“!”,艾希打开,是【任务一】完成的提示。

    因为延时完成,所以奖励很少,但当她看见奖励内容的时候,还是忍不住振奋了一下:

    『宿主延时完成任务,特此奖励:1.空间的进入限制解禁;2.当接受并进行任务二时,将限时恢复宿主味觉。请查收。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