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艾希被猝不及防地扒了个干净,整个人都处于发懵的状态,还没来得及问妈妈这是怎么回事,她又被服装师所支配。

    她被推到全身镜前,服装师将一条条礼裙拿在她面前摆弄,樱花粉的、正红的、嫩绿的、水蓝的……最后锁定一条纯白色丝绸材质的裙子。

    当艾希像一个木偶般,被服装师塞进白裙时,她终于从全身镜当中找到了那一抹陌生的熟悉感。

    镜子里的她肤白稚嫩,脸上的少女气犹在,一双眼睛还充满着对未来的希冀,闪闪亮亮。

    是她十八岁的模样。

    刚才妈妈说成人礼,可不是吗,那年正是这般情景。

    宴会前夕,自己因为和爷爷吵架被罚生了一场病,还把爷爷气得病发住进了医院。

    自小,爷爷就看中了她在厨艺上的天分,在教她做菜。而恰好艾希又对厨艺挺感兴趣,也就乐得跟着老爷子学习。但多年来,她都是在练基本功,切丁切丝调料,真正上手做菜的机会并不多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掌勺了,一开始没经验,还被油溅烟呛,艾希便对做菜产生了排斥的心里。直到,她偶然看了一个法餐的纪录片,对法式料理一见钟情。

    成人礼前夕,艾希和爷爷摊牌。她说,“我不要待在满是油烟味的中国厨房了,反正我即将留学,会在法国学习更高雅精致的法餐!所以我肯定不会再回国继续做中餐,爷爷就趁早培养弟弟吧,否则您又要说艾氏的手艺要失传了!”

    老爷子被气得不行,理骂了她一顿,然后叫她到烈日下罚站。

    艾希从小就是直性子,还真傲气地站了半天,结果中暑倒下。惹得儿子儿媳也连连埋怨老头,说这完全没有必要,世恒集团现在也不靠那点厨艺存活,靠的是管理的艺术。

    十八岁的时候,艾希和爷爷吵了架又生病,精神恹恹,就是这般被妈妈给弄起来的。

    但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,现在……是临死前的幻象?

    “夫人,我就说艾希小姐更适合白裙。您看,这上面的风信子刺绣都是一针一线绣出来的,贴身又能显出小姐的玲珑身段。下边裙摆也专门设计过,这些重叠在一起的都是轻纱,风一吹就能盛开,小姐到时候肯定跟仙女儿似的漂亮!”

    服装师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,向连玉燕夸赞道。

    连玉燕打量女儿,满意地点了头,然后又吩咐化妆师上妆。

    “希希,打起精神来,时间不多了,难道你想灰头土脸的过成人礼吗?爷爷那里你犯不着和他置气,反正你都要出国了,他还能拿绳子拴着你不成?”

    艾希听着妈妈的话,有些恍惚,从前妈妈确然是这么劝自己的。

    可在艾氏存亡之际,妈妈却改变了想法。多强势的一个女人,却求着她回国来接手艾氏,求着她回来研习艾氏的秘密菜谱。

    而醉心于法餐,执着于米其林三星的艾希,狠心的拒绝了他们。

    最后落得这般凄凉的下场,也不知道自己死后,会不会有人过来给她收尸。

    “呲——”

    化妆师夹睫毛的时候,一不小心下手重了点儿,艾希疼得直抽气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对不起!弄疼你了吗?我应该更小心一些的……”女孩对着她连连道歉。

    艾希却愣住,做梦也会疼吗?

    她抬手掐了自己一把,很痛,真实的痛。

    她眼睛猛地瞪大,这是怎么回事,难不成不是梦?不可能啊,自己明明在法国的街头出了车祸。

    “妈、妈妈……”艾希看着连玉燕,喊得颇为艰难,“你能掐我一下吗?”

    连玉燕微微蹙眉,“说什么胡话,难不成中暑还没好,我没事为什么要掐你?”

    艾希怔怔看着镜子里十八岁的自己,喃喃道:“我怕我在做梦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艾希,”连玉燕双手环抱,语重心长地道,“我不管你心里到底还在想些什么,但今天你必须给我拿出最好的状态。艾家最近不太平,别让人看了笑话,你今天绝对不要出岔子。否则你出国学习法国菜什么的都是空想,艾家垮了,你就别想着玩,好好去给我学商!”

    强势、好面子、掌控欲强,妈妈和记忆里的印象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难道真不是做梦?

    “妈妈,方家的人今天是不是要过来?”艾希不确定的问道。

    如果她没记错,这个时候,艾氏的资金已经出现问题,在寻求方家的帮助。而两家谈判的时间,便选在了她的成人礼这天。

    连玉燕眼睛轻轻扫一眼屋里其他人,淡淡回答:“这些不是你要担心的问题,希希,你今天要做的事就是打起精神过好你的成人礼。好了,你弟弟今天也满十岁,我现在要去看看他的情况,你别出岔子。”

    艾希望着妈妈挺拔干练的背影,陷入了沉思,自己这究竟是怎么个情况。

    做梦?幻觉?或者是影视作品中的重生?

    不管是哪一样,既然还有“活着”的机会,那就不要再重蹈覆辙!

    *

    因为艾希生病,晚上又置气反锁了门,等她折腾好一切之后,距离她成人礼宴会开场已经没多久了。

    为了让外人知道艾氏并没有像他们说的那么糟,艾家今天搞得很隆重,乐队、音乐家都被请来助阵。

    川城所有的富商都在邀请之列,艾希到楼下的时候,已经有关系好的宾客到来。他们亲切地和自己打招呼,送上生日礼物,一切都十分真实。

    方家的人还没到,像他们那样的商界大鳄,总不会出现得太早。

    艾希立于门口,嘴唇紧抿,上一次,艾氏和方家谈得不怎么样。考察了一段时间之后,终是没有注资,而是直接吞并了世恒集团。

    混账如她,当时根本没有太在意这一场谈判,只是在满心欢喜地做自己的法国梦。

    她抿唇,忽的起身找到了艾家的司机。

    “陈叔,麻烦你送我去一趟医院,我有事要和我爷爷商量。”

    陈叔看向艾希的眼神十分复杂,说:“小姐,宾客们都要来了,你作为今晚的主角缺席不好吧?”
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