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永盛集团的保安分内保和外保,二者的待遇和级别都有着巨大的差距。

    内保属于集团的核心成员,负责集团核心部门的保卫工作,相当于古代朝廷的禁卫军,数量少,身手了得,最重要的是对集团忠诚。

    外保则是一般的保安,数量大,待遇和级别相对较低,负责的是累活和苦活,比如守门站岗或处理员工打架斗殴等等。

    另外一个不同是,内保只有高层人员才能够调动,一般的人员有事只能找外保。

    如今内保来到驾驶队的办公室,说明是某个高层领导派来的,这是要出大事的节奏。

    驾驶队里刚才发生的大事大家都知道,那么,这些内保不用问,肯定是来收拾李国的。

    果然,三个内保走进驾驶队办公室,阴冷的目光扫了里面的人一眼,带头的一人冰冷的声音喝问:“谁是李国?”

    李国站了出来,锋锐的目光看了三人一眼,当即看出几个家伙都是练家子,气势也比一般的保安强了很多。

    “我是,有什么事?”李国看着三人,平静的声音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你?”三个内保看到一身便宜货的李国,眼里当即流露出一丝鄙夷。

    “贾助理就是你打的?”领头的男子盯着李国,有些不相信李国这么个乡巴佬,有胆子殴打贾宜仁。

    李国淡定地摇头:“是他自己摔倒的,大家都看到的,还是我送他去医务室的呢,不信你问他们?”

    说着话,李国望向办公室里的人。

    一些人怕惹事的人把头扭过一边,或者低头去看员工守则,想尽办法避开李国的目光,不过也有一些仗义的人站出来作证,那个和李国一起进来的方铁山第一个站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们都看到了的,是贾助理自己不小心摔倒的。”

    有第一个人开口,其他人也小声附和起来。

    “对对,我们都可以作证。”

    刚才那个给李国泡茶的女生蒋小惠声音反倒最大:“几位保安大哥,刚才我们都看到的,是贾助理要去打李国,李国躲开了,结果贾助理收不住脚,就扑到地上去了。最后还是人家李国好心送他去医务室呢,你们怎么反倒说他打了贾助理呢,这不是诬赖人吗?”

    三个内保脸色有些难看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奉命来拿李国,自然是希望所有人都说李国的不是才好,没想到说话的人都帮着李国,让他们很被动。

    不过就算如此,他们也没得选择,领导的命令必须执行,所以李国必须带走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的是否属实,有待进一步调查,我们听到的是,李国殴打了贾助理,并将其打成重伤。所以,你得跟我们走一趟,带走!”

    领头的保安板着脸一声令下,身后的两个保安二话不说,朝着李国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是自己走,还是要我们动手?”两个保安冲到李国面前,冷冷地问。

    李国淡定一笑:“我自己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哎,国哥,你……”蒋小惠拉住李国想说什么。

    李国朝她微微一笑,道:“谢谢,放心吧,我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听他说出这话,几个保安心里冷笑,连老子们都出动了,你还敢说自己没事,简直不知死活。

    李国被带走了,办公室里的一帮人有的为李国打抱不平,有的痛恨贾宜仁的强横霸道,阴损毒辣,整人不择手段,而有的人则是暗自庆幸没有帮李国说话。

    最后一种人待李国被带走后,一个家伙还故意说着风凉话:“这个李国,还以为自己是谁啊,行事冲动,最后吃亏的还不是他自己吗?哼,可惜啊,永盛集团这么好的工作岗位,就这么丢了,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。”

    “喂,程浩,你说什么呢?”蒋小惠冲着那个说话的青年男子不满地喝道:“你是不是男人,自己胆小怕事,懦弱无能,却还好意思说别人。至少人家李国敢于反抗贾宜仁,就凭这点,我觉得他才是一个真正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程浩是蒋小惠的追求者,蒋小惠对谁好,他就看谁不爽。所以,当他看到蒋小惠帮着维护李国时,他自然是对李国很不爽。

    “小惠啊,咱们都是成年人了,你咋还这么幼稚天真呢。”程浩很痛心:“李国这种人算什么男人,一个穷得全身上下一件像样的衣服都穿不上的男人,他也配叫真正的男人?”

    “是,他很牛,敢跟贾宜仁做对,可是牛能当饭吃吗,能当钱用吗,能养家吗?以后能让老婆和孩子过上好日子吗?不能。”

    “他这种人,不懂得隐忍,不懂得珍惜好不容易得到的好工作,是不会有什么前途和出息的,哪个女人要是跟了他,恐怕连饭都吃不上,注定过一辈子的苦日子。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话意有所指,那就是一个女人只有跟着他这种人,才有好日子过,才有钱花,才有饭吃。

    “哼,你凭什么说别人不会有前途和出息,简直是信口雌黄,懒得理你。”蒋小惠说不理就不理,转身大步出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哎,小惠,小惠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