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不行,绝对不行。”李国想都不想就直接拒绝了:“你告诉老鹰,我不适合做组长,我也不会去做。”

    贝彤秀眉微蹙:“李国,我希望你不要这么快拒绝,这组长之职,并不是老鹰一个人的意见,还有一个大领导点了你的名。”

    李国冷哼:“贝彤,别拿什么大领导来说事,我这样的小人物怎么可能有大领导知道,分明就是老鹰搞的鬼。”

    贝彤微微一笑:“你也太小看你了,你的名字也许没什么人知道,但独狼这个代号,无论在暗影组织和军方,都是赫赫有名的。这次的这个大领导就是军方的,他指名道姓要你,而且还授权命名这个小组叫独狼小组。”

    李国摆手:“自我回来那一天开始,独狼就已经不存在了。了结了鬼王的事后,我只想过正常人的日子,所以,贝彤,请不要逼我。”

    李国虎目射出锋锐的目光,死死地盯着贝彤,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压迫感。

    贝彤和他对视了一会后,气势弱了下去,无奈地叹了口气:“好吧,我会转达你的意思的,不过我可不敢保证我的话有用,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,这点你应该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军人,不用服从你们的命令。”李国加重语气道。

    “是吗?别忘了,你的军装可还在我那里保管着呢。”贝彤笑。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李国脑门冒出一条黑线,又被老鹰这只老狐狸耍了一把。

    “不管怎么说,我都是不会答应的,大不了你们开除我的军籍。”没办法,李国只有耍横了,反正对那个军籍没兴趣,开除就开除呗。

    “再见!”

    李国跨出脚步朝门口走去,不再给贝彤继续劝说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哦,对了,军方已经有人打入永盛集团内部,你多留意一下。”贝彤在后面急叫。

    已经走到门口的李国猛地停住脚步,转头不满地道:“你怎么不早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刚知道的。”贝彤走过来,脸色有些尴尬:“这事让我们暗影很没面子,暗影号称华夏顶尖的组织,没有之一。结果我们派的卧底一而再再而三地折损,而军方派的卧底却安然无恙地存活下来,这……”

    李国嘴角一抽:“的确是让你们很没面子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要把这个面子帮我们挣回来。”贝彤很郑重,很认真地道。

    李国不明白了:“既然让我给你们挣面子,却又让我去做军方派遣小组的组长,哎,我现在到底是属于那一方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当然是属于我们暗影。”贝彤肯定以及确定的口吻道:“暗影的人指挥军方的小组,这面子不是更大吗?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李国彻底无语,老狐狸不愧是老狐狸,什么事都要算计一把。如果老鹰在这里,他有种想抽他一顿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那个卧底的人是谁,知道吗?”李国追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贝彤摇头:“保密原则,我没有权利知道,你也不要打听了,时机到了自然会知道他是谁的。好了,时候不走了,你赶紧走吧,我建议你先别去公司,去医院看望一下你那位美女董事长,尽量拉近和她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让李国和林曼瑶拉近关系,贝彤心里突然觉得挺不舒服的,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,她自己也搞不清楚。

    提到林曼瑶,李国想起了一件事:“对了,有一件事我跟你汇报一下,我和林曼瑶以前见过,我救过她一次。”

    接着,他便将当初在东南亚无意中救过林曼瑶的事简短地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听李国说完,贝彤立即激动起来:“李国,这可是接近林曼瑶的天赐良机啊,你为什么不承认你就是当初救她的那个独狼呢?”

    “这事我考虑过,但最后放弃了。”李国平静地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贝彤不解。

    “其实道理很简单,我这样直接承认的话,短时间内效果可能很好,但对长期的卧底不利。”李国解释道。

    贝彤皱眉想了半天,最后还是想不明白这话什么意思:“我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李国神秘一笑:“事实会让你明白的,哦,你也可以去问老鹰那只老狐狸,他肯定明白。走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李国是真走了,不再停留。

    他下楼的时候,听到咖啡厅里传来一阵吵嚷声。

    发生了什么事?

    带着疑惑,他从楼上下到咖啡厅,朝门口一看,当即愣住。

    只见咖啡厅的大门口变成了玫瑰花的海洋。

    几百朵玫瑰花在门口摆成一个鲜红的“心”型,后面,几个黑西装,黑裤子,黑墨镜,穿得跟黑社会保镖似的几个人拉着一条横幅,上写:林琳我爱你,做我女朋友吧。

    这些人的后面,围了一大群看热闹的人。

    虽然这是大清早,但这种热闹可不是常有,所以过往路人都纷纷驻足围观,有的甚至还拿出手机拍照录像。

    咖啡厅里,一个穿着燕尾服,打扮得花枝招展的青年手捧鲜花,面朝林琳单膝跪着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