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你确定要跟我搭手?”

    叶问放下筷子,惊奇的看着方穹,然后仔细盯着方穹看了又看,最后猛的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“你突破暗劲了?”

    满脸的震惊,又有些难以置信的神色,叶问向着方穹伸出一只手,而方穹见此,也不客气,伸手和叶问一触即离。

    双方接触的一瞬间,无论是方穹还是叶问,手掌之中都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汗液,汗液顺着手滴在了桌面上。

    张永成看到这一幕,有些震惊,又感觉有些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这是功夫?”

    “没错,这就是功夫!”

    很显然,张永成很少管叶问练武的事情,而叶问也很少说自己练武的情况,此时被张永成看到,叶问有些不可思议的看了方穹一眼,然后坐下说道:“这种劲力叫暗劲,暗劲爆发的一瞬间,堪称斩钉截铁不在话下,若非是生死之战,达到暗劲层次的高手是很少动用暗劲的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叶问依然感觉有些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毕竟,他练武多年,可谓是从小到大一直坚持不懈,他一八九三年生,从七岁开始练武,也就是一九零零年,至今已经习武五十年的时间,虽然面容看起来如四十岁的样子,可他确确实实习武超过五十年了。

    五十年的时间,他于二十多岁左右的时候抵达暗劲境界,又花费了十几年时间,渐渐暗劲圆满,劲力练就全身,全身上下任何一处皆可爆发暗劲,周身畅通无阻,因此进入化劲境界。

    而化劲之后,他又花费了近十年时间,至今,终于算是将劲力练就可无坚不摧,可化绕指柔之境。

    就算如此,至今,他顶多算是国术大师,距离宗师之境,依然有很长一段路程,就算他自己,也说不准今生有没有希望摸到宗师的门槛。

    毕竟,近代涌现出来的那些宗师太过于恐怖。

    周身气血混元如一,丝毫不外泄,体内劲力更是近乎影响外在,一口气喷出,犹如飞剑般可洞穿树木。

    那简直非人存在。

    如太极一脉宗师杨露禅,一手太极拳施展之时,树叶草木皆循环于他手中而不落。

    如八卦一脉宗师董海川,因打抱不平入狱,抖动双肩即让镣铐崩断,曾与杨露禅打出平手。

    如八极一脉宗师李书文,打劈挂掌,掌心向下一拍,距地三尺,尘土飞扬,地面上有如被皮鞭抽打,而发出清脆的响声。

    如形意一脉宗师孙禄堂,形意、八卦名家张兆东晚年对友人曰:“以余一生所识,武功堪称神明至圣登峰造极者,惟孙禄堂一人耳。”

    自晚清起,近代战乱不断,宗师强者层出不穷,各个都是尸山血海里杀出来的真功夫。

    而除了这些宗师强者之外,叶问自问比自己强者,甚至已经抵达化劲巅峰者,也有那么一群人,李存义、郭云深、程延华、尚云祥、霍元甲、李景林、杨澄甫、李洛能等等等等。

    但是,这些强者,那个不是在战乱中厮杀起来的?

    而自己这个徒弟呢?

    叶问心绪难平的看着方穹,脸色怪异至极,在这香江,虽不太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