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艾希死死看着奥立弗,本来都快忘记的那些场景,全部像放电影似的,涌入脑中。

    奥立弗笑眯眯夸赞她是精灵,老板丹尼斯的态度转变;最后发现奥利弗心口不一,米其林星星被摘掉一颗,所有人都认为她是抄袭、江郎才尽;失魂落魄在异国的街头,人群都往前,只有她被无情地往后推,最后死于车轱辘之下,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。

    当然,不可否认,艾希的那些下场本质是因为自己抄袭,又完全不听取他人建议,太过自负导致。但——奥立弗这个美食评鉴家,当着她的面夸出花,背后却又捅她刀子的行为,无疑也对她造成了巨大的打击。

    因为人生最痛苦的从来都不是一直在地狱里挣扎,而是曾体验过天堂般的美好,突然堕入地狱。

    巨大的落差,才是痛苦的根源。

    所以,艾希看着奥立弗,听着他批评自己的菜色,心中的怒气值瞬间就攀升到顶点。

    不是冤家不聚头,人生何处不相逢!

    上辈子从事法餐主厨,奥立弗作为国外美食评价家对她指手画脚也就罢了,而今,在我大中华的土地上,他居然敢公然批判川菜不如苏菜有底蕴?那可真是不能忍了!

    “哦?作为一名外国友人,您对中国的文化了解多少呢?中华八大菜系又了解多少呢?你可以批评这菜的色香味,但却不能冠冕堂皇的说川菜不如苏菜有底蕴!”艾希说得言辞激烈,充分地表达了内心的不满。

    奥立弗听见女孩极其不满的反驳,微微一怔,因为他初来乍到对中华文化确然不甚了解。但他自小就跟着父母尝遍美食,对自己的味蕾还算自信,方才他也是品尝了两个摊位的菜才做出评论的。

    今年十九岁的奥立弗,到中国留学,为的就是尝遍中国的美食,成为一个合格的美食评鉴家。现在他受到女孩的质疑,当然要做出回应。

    “美丽的姑娘,”他微笑,温柔的语气和艾希形成鲜明的对比,“我并不是‘光免弹簧’(冠冕堂皇)做出这样的评价。刚刚那个‘谈位’(摊位)的苏菜,无论是品相还是味道的舒适程度,都在您这几道川菜之上。哦,抱歉,除了你这道‘算菜鱼’(酸菜鱼)。可那道松鼠桂鱼的刀工也完全在你之上的。那边的苏菜可以说是‘有而不你’(油而不腻)、淡却不薄,而您的真的太油腻腻了!当然,您的菜也同样好吃,只是在我心里,更偏向那边做工精致的苏菜。”

    奥立弗普通话也并不流畅的解释了一大串,力图说明这是他个人的见解。

    艾希全当他在放屁。

    她嘴唇轻扬,说:“这位友人,我想您需要再学习中国语言,深入透彻的研究中国文化。我总结了你的话,无非就是想表达,苏菜赢在刀工或者摆盘,而川菜不仅刀工不及苏菜,并且太辣不符合你的口味对吗?”

    奥立弗点头,虽然女孩话里话外都带着讽刺,但确实将他的想法总结了出来。

    艾希哂笑,“那我就给你科普一下吧,川菜和苏菜同为中国汉族四大菜系,但两者各有优点,并不能简单地概括谁强谁弱。川菜是民间最大菜系,不拘一格,极富特色,被称作‘百姓菜’;川菜口味清鲜醇浓并重,本来就是以善用麻辣著称,可以说无辣无以称川菜!至于你说的刀工,我这鱼片的刀工可也不差,川菜中还有腰花的刀工更是精彩!而苏菜重视原汁原味,与你们国外所推崇的法餐很像,所以你会更偏向于苏菜;苏菜自古就是‘宫廷菜’,自然在外形和口味上要婉约得多,但却并不能武断地说川菜逊于苏菜,这是对我们川菜的不尊重。”①

    她反驳时满脸自信,眼神睥睨骄傲,仿佛在说,你这个愚蠢的外国人懂什么!

    ——“说得好!”

    ——“总结得太精辟了!”

    ——“壮哉我大川菜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川城本来就位于四川,本地人颇多,艾希一席话说完,人群中当即有很多人拍手称赞。

    “你、我……”奥立弗被辩驳得有些哑口无言,嘴巴张了合,合了张,终是没能说出其他的话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注意力,包括艾希的注意力都在奥立弗身上,谁也没有注意到,有个男生挤进人群,挨个尝了尝艾希的菜。

    在所有四川人都为艾希拍手称赞的时候,这位男生突然开口道:“这鱼片片得是不错了,但比起松鼠鳜鱼还是差了一截,酸汤很纯正,但辣椒差了点;这鱼香肉丝的刀工倒是不错,但比起苏菜的‘干丝’却是班门弄斧;冷吃兔虽然算嫩,但火候还是有所欠缺,没有达到最好的效果;麻婆豆腐却是里面最合格的一道菜。”

    这男生,开口就批评了艾希三个菜,可以说是十分拆台了。

    艾希转而将目光投射在他身上,男生戴一副黑框眼镜,穿着清爽干净的白T,没想到说话居然这么刁钻。

    “哦?请问你又是站在什么角度来评判我的食物的?”对着旁人,她的情绪要客观得多,并没有生气的样子。

    男生道:“我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